山西平遥朱坑乡丰盛村村民贾生禄的问题该由谁去管?

2018-04-16 17:35:48  来源:青年教育网    []

   【中国新闻播报社记者李玉珍报道】根据众多村民反映,举报人贾生禄(系山西省平遥县朱坑乡丰盛村坡底组村民,身份证号:14243119570913421x。手机号:15110342525/17696096863)1984年6月4日,我与平遥县辛村乡六庄村村委会(现为六河村)签订了承包治理荒山荒坡合同,辛村乡政府作为监方也在合同中盖章。合同中约定,六庄村村委将本村三千四百六十七亩荒山荒地承包给我,承包期限为五十年(1984.6.4——2034.6.4),而且合同还特别规定六庄村村委“不得以任何借口为理由干涉乙方的承包权利”。同时平遥县人民政府向我颁发了宜林地(自留山)使用证以及小流域荒碱地承包使用证,明确了我承包林地的面积为3467亩,四至分别为东至窑窑凹,西至磨镰石,南至虎口,北至庙沟(宜林地使用证上书写有误)。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38.jpg
  合同签订后,我便开始对承包土地进行造林活动,几十年如一日,当前这片土地上已经有了两千五百多亩的松树,绿化面积覆盖率已达到85%以上,其中一千五百亩已经形成连片的松林。因为我辛勤的劳动以及对这片土地的贡献,我先后被评为新长征突击手、青年绿化标兵、治山治水造林模范、林业先进个人,在1987年我还当选为辛村乡第九届人大代表。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42.jpg
  2002年,平遥县林业局通知我办理林权证,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负责办证的林业局王进山却向我表示要求我给他几百亩林地,当时我断然拒绝了,林权证也没能办理。后来我才得知,办证不成之后,2002年张双梅(郭庆生老婆)与六庄村签订了新的荒地承包合同,其中就包括我所承包的土地。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45.jpg
  2010年平遥县人民政府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依照《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的规定:“已经承包到户或流转的集体林地,要进一步稳定和完善承包关系。“三定”期间划定的自留山,实行“增人不加林、减人不少地”政策,由农户长期无偿使用,不得强行收回,不得随意调整。户包治理小流域、“四荒”使用权拍卖、民营造林等以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和流转的集体林地,对程序合法、双方权利义务合理、合同形式和内容规范的,要予以维护;对双方权利义务显失公平、合同不完善的,要本着尊重历史、依法办事的原则,进一步完善合同;对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依法纠正。”据此,我找到时任六河村党支部书记郭庆生,想要解决我办理林权证的问题。但是郭庆生态度强硬地回复我,不认可我与六庄村村委签订的承包合同,无奈之下,我又寻求朱坑乡人民政府的帮助。2010年11月15日,朱坑乡人民政府召开了贾生禄与郭庆生林权争议协调会, 但协调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除未做设计的吊梁外,其余我承包的小流域治理面积全归郭庆生了。看到这个结果,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民,实在不能忍受我的合法权利就这样被剥夺,无奈之下,我开始向平遥县人民政府反映问题。于是2011年年初,我把申诉材料向平遥县人民政府递交,然而并没有得到预期结果。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47.jpg
  2011年3月8日平遥县林改办主任王大茂联系到我,并给了我一份朱坑乡人民政府出具的《关于张双梅与贾生禄承包荒山涉及纠纷的协调意见》,落款时间是2010年11月11日。看到这份意见我十分震惊,郭庆生作为六河村村委书记以权谋私,将六河村几千亩土地划归在他家庭名义下。而且该意见还对我们的问题定了基调——“由于是历史原因,所以就本着宜粗不宜细的原则”,何其荒谬?!紧接着又以所谓的“在规定期限内完不成造林的可另行分配”的约定,将我所承包的3467亩荒地的使用权就全部收回了,且不说该合同条款是否生效,即使其生效,那么我又如何未在规定期限内完不成造林呢?意见只字未提,但事实是从1984年起我已在这片土地上累积造林两千余亩。这份意见,让我彻底对政府部门的处理方式失望了。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50.jpg
  在这之后,平遥县纪委也对我与郭庆生之间的纠纷问题进行了调查,并于2011年11月16日作出《关于给予郭庆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认为六河村支部村委在未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将贾生禄的1990.5亩荒地承包给了张双梅,郭庆生作为党支部书记承担主要责任,构成失职行为,对其予以严重警告处分。然而这对于郭庆生来说,并未对其实际利益造成任何损失,由我辛苦劳作的林地所得的收益都被郭庆生夺走了。尽管纪委调查小组所做的调查报告建议将张双梅的承包合同予以变更并向贾生禄尽快发放林权证,但至今该建议也没有得到落实。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53.jpg
  一直以来,国家对于荒山造林都是采取大力支持的措施,并且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对荒山造林给予补贴以扶持广大农民辛苦造林的不易。然而我自1984年造林至今,也从未得到一分钱的补贴,反而像郭庆生这样的基层干部,未及时将相关国家政策规定下达,使得广大老百姓都不了解政策变动,也无法享受到经济补贴。但郭庆生凭借对政策信息的掌控,将造林补贴全都转化成了个人利益。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56.jpg
  事情至此并没有完结,2013年8月15日,平遥县法院向我送来传票,说我被起诉了。原来是师传贵、张风瑞、师传花以侵权为由将我诉至了平遥县人民法院。他们认为我侵占了他们的房子,而且认为我与六庄村所签承包合同的四至范围涵盖了他们的土地,并以此为由要求认定承包合同无效。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所承包的荒地里根本不包括这几人的房子在内,我也从来没有侵占过他们的房子,他们的诉求全是子虚乌有。而且上述案子,不知为何,自2013年至现在,都还未下判决,明显属于超期审理。后我向平遥县人民检察院申请民事案件审限监督,检察院也明确提出检察建议,然而都于事无补,依然未有结果。
微信图片_20180416172959.jpg
  契约精神已经是现代文明社会发展的基奠之一,而在我们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中,诚实信用平等交易,让每个公民都享有自己应得的合法权益,也已经逐步完善于我们的法律体系当中。然而现实确实如此地残酷,不受约束的权力会打破市场交易的平衡,会阻碍社会经济的发展,甚至会侵蚀到国家利益,这正是我们不想看到的情景,但它依然发生在我们的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我们希望有一天权力都能被带上枷锁,让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也能受到真正地保护!
微信图片_20180416173002.jpg
  中国新闻播报社根据举报人的情况反映,将此问题反映到山西省委政府、晋中市政府纪委、平遥县委、各级部门领导相继重视、并派专人调查、多家媒体将跟踪报道;
微信图片_20180416173005.jpg
编辑: